文学

太行风|方舱“小太阳”(报告文学)

2020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武汉,牵动着燕赵儿女的心。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骨与软组织肿瘤科护士长解明芳,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援助大军。武汉江岸方舱医院里,她与武汉及全国各地的同行们昼夜鏖战,成为患者口里的方舱贴心人,被武汉同行誉为暖人的小太阳...

网络文学的“成人礼”来得恰逢其时

经过20年的行业发展,作者、读者、经营者之间均形成固定的消费习惯和品牌认知,而阅文舆论风波让网络文学行业积累的各种问题得以暴露。 世上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挫折和困难,从来都是创新和变革的助推器;赞誉和争议永远共存。 从第一家网络文学网...

纪念|科幻作家叶永烈他是永远坚定地维护科幻文学的人

叶永烈的科幻文学创作硕果累累,最早可以追溯到1976年,当时叶永烈在《少年科学》的创刊号上发表了《石油蛋白》,在当时引起了强烈反响,打破了科幻文学在文革期间长达十年的沉寂;1977年,叶永烈发表了《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迹》,其中谈及的关于孵化恐龙的故...

《啄木鸟侦探所》:用二次元的方式普及日本现代文学

这部汇集了众多人气男性声优的四月新番改编自日本作家伊井圭曾经获得第三届创元短篇推理奖的同名原作。故事的发生时间设定在日本明治时代末期,著名诗人石川啄木(CV:浅沼晋太郎)和他的学者好友金田一京助(樱井孝宏)在文学创作之余同时肩负起了破获发生...

拓展离散文学研究的时代视野

在全球化时代,空间的迁移和文化的多变成为常态,身处离散境遇的移民作家大量涌现。他们创作的离散文学作品,因其迥然不同的个性特征引发了读者和文学批评界的关注。离散文学创作已成为世界性的文学现象。 中国人民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郭英剑认为,离散人群出...

典型的80后文学构建了怎样的“后浪”主体?

今年的五四青年节,后浪成为互联网热词,在形成广泛讨论的同时,也将青年拉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对青年群体的塑造与想象,向来可以在其时代所对应的文学作品中找到答案。当今时代的花朵已经从90后变为00后,但若论及文学,论及青年文学,其代表人物似乎依旧是...

中国平安联合中国作协发起“爱不孤读——青少年文学素养提升计划

(平安产险大连分公司)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中国平安与中国作家协会宣布联合启动爱不孤读青少年文学素养提升计划,将面向全国青少年推出一系列线上+线下精品文学课与文学素养提升名家讲座,以帮助广大青少年提升文学素养和更好地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据悉,...

房企业绩观察 王文学和吴向东联手这一年:华夏幸福营收过千亿商

我和文学董事长各有千秋,过去20年,我们主要的职业路径、职业经历都有特点,文学董事长在产业新城领域做的最早、做的最大、做的最好,而在商业地产领域,我过去的工作经验算走的比较早的,过去的工作单位也做的比较大,也还比较好。在4月26日上午华夏幸福的...

文汇网:古代文学史研究专家、南开大学教授罗宗强去世

中华书局微博公号发布消息,古代文学史研究专家、南开大学教授罗宗强于4月29日在天津去世。 罗宗强,广东省揭阳县人。1956年9月考入南开大学中文系。1961年毕业后继续在该校攻读研究生,研习中国文学批评史。1964年毕业。1965年初被分配到江西省赣南师范学院...

网络文学的“身份”越发清晰

二十多年来,网络文学从最初的星星之火,发展成如今体量庞大、规模惊人的燎原之势,已然成为中国当代益者,也是新时代文学、社会主义文化的积极参与者和构建者。不过,也有一些人对网络文学存在固化的偏见。这与局外人的眼光眼界及价值标尺有关,也与网络文...